身体也不好 女童误吞玩具磁珠 勒令毒贩向鸡道歉

By admin. Filed in Web Resources  |  
TOP del.icio.us digg

黎晓斌:但愿中国足球为您争口气   “为足球奔波一生,您好好休息吧”   但愿中国足球真的能为您争口气   昨天是一个寒冷的早晨。天空灰暗、细雨纷飞,令人心情愈发沉重。接近深圳殡仪馆的时候,雨越下越大,大家说,那是悼念曾老爷子的眼泪。   9时15分,前中国足协副主席、原中国国家队主教练、前深足顾问领队曾雪麟的追悼大会在深圳殡仪馆正式开始。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副局长吕铁杭、足管中心党委书记魏吉祥、广东省体育局原局长董良田、中国足协副主席容志行等国家及省市体育界领导,与曾雪麟老家梅州市的领导、乡亲一起为老爷子送行。当年与曾雪麟为深足并肩作战的韩国老帅车范根专门赶来,还有深足老队员纪捷、张军、李毅、李健华等,与深圳、梅州和来自武汉、成都、天津等地的球迷、足球界人士一起,缅怀和纪念一代中国足球泰斗的辉煌人生与不屈精神。   灵堂正中央摆放着曾雪麟的遗照,照片中老爷子侧身微笑,一如往昔。挽联上写“呕心沥血一生奋斗为二梦,前赴后继鏖战五洲慰英魂”。追悼大会以播放“曾雪麟与5・19”电视专题片开始,情动之处让人扼腕叹息。1994年与曾雪麟一起创立深圳足球俱乐部的容志行含着热泪说:“痛失一位好同事、好师长、好朋友!”多年来与曾雪麟一起为广东足球奔走的董良田说:“他的离去是中国足球、中国体育的重大损失。”   曾雪麟的儿子曾丹戈回忆了爸爸的一生。“我出生在体育家庭,从小与父母聚少离多,童年最幸福的事是寒暑假到天津,跟着父亲带队训练和比赛。记忆中我们家只有一次能全家在一起过年……这几年,父亲每年都到泰国过春节,但是没两天,他的心就已经飞回国内了。虽然年事已高,身体也不好,但父亲却始终不遗余力地参与中国足球的推动和普及……父亲的这一生很奔波、很艰苦,足球就是他的中国梦。您真的累了,好好休息吧!”说这段悼词的时候,曾丹戈数次饮泣,哽咽难语。   曾雪麟2000年起在深圳晚报开设“老狐狸门诊”专栏,10多年来一直是深晚的忠实读者。在追悼会上,我专门给老爷子送了他喜爱的鲜花,并将昨天深晚的《老爷子,一路走好》纪念专版送到他的身边。   老爷子,您永远与我们同在。   老爷子,我会永远记得你对我说的:“别偷懒啊,多写文章……”   想对您说――   想起您时,您总在微笑   《老爷子,一路走好》。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脑海里尽是老爷子的微笑。“一路走好”四个字,敲出来竟然让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。   就在过年前,我还给老爷子打过电话,问他身体好不好,问他走路练得好不好。那时候老爷子还是中气十足:“没事没事,好得很。这段时间天有点冷,我就在家里走走,但是有机会还是要出去。”15年前,因为老爷子在晚报开设了专栏“老狐狸门诊”,专门在赛后点评深足,我作为联系和采写的记者,有幸与老爷子经常交谈。这10多年来,老爷子一直是晚报的忠实读者,直到去世前,他家里每天都会有晚报。“我天天看你的报道呢,别偷懒啊,多采访采访青少年足球,恒大国安这些当然要看,但是中国足球要好,关键是根……”没想到,这是老爷子对我的最后嘱咐。   为了采写《深圳足球那些年那些人》这本书,我几次约老爷子采访,不巧他都不在。2014年5月中,他从泰国儿子家回深圳,一回来就住进了市人民医院。那段时间我经常去病房,其实并不是为了采访,而是为了跟他聊天。我们从老爷子躺着聊到能坐起来,又到能撑着轮椅站起来,护工告诉我,每次聊完往事,老爷子的眼睛里就会多一些神采。病房里的病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都说老爷子的人缘太好了,一天到晚都有人来看他,来聊天的来送吃的。有一次老爷子望着窗外跟我说:“奔波了一辈子,也许老天爷这次让我好好休息休息了。”   老爷子是一个豁达乐观的人,连他的主治医生都说,80多岁的老人患了尿毒症,能正常出院的真不多见。但是老爷子硬生生创造了神话。在医院住了将近一年,他还是回家了。回家后天天洗肾,上午下午都练习站起来,努力恢复腿部力量。他不止一次地告诉我,再不看中国足球。但是护工又偷偷告诉我,每次有国足的或者中超的比赛,老爷子一定会准时打开电视机。老爷子曾经说想再去工体看一次比赛,很遗憾,这个愿望最终没能实现。   得知老爷子逝世的消息后,远在国外的前深圳晚报体育部主任张宁,在微信上给我留言:“老爷子对我们是真诚的支持,每请必到,他有恩于我们,我们就是他的深圳儿女,拜托你帮我带一束鲜花,再带一份今天的晚报……”   每当我想起您,您都在微笑――老爷子,走好。   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立场。)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mments are closed.